頂點書包 > 仙俠小說 > 末兒執戈 > 第二百八十五章 鐵狼幫青鹽事畢,魏忠賢言控風云(二)
    親愛的讀者您好,因不可抗力影響,本站域名已經更換為dingdianshubao.com,原來的網址即將停止使用,請將本站加入收藏夾或記住本站域名dingdianshubao.com,以便您的下次閱讀,謝謝。

    頂點書包 www.858197.buzz最快更新末兒執戈最新章節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“哈哈”

    “疇芳,快來看。朕做出來了,朕做出來了!

    “恭喜陛下,賀喜陛下。陛下累了吧,奴才去給你沏茶!

    園外的雨疇芳小跑著進了御花園,同時給朱由校端去了一杯清茶。

    朱由校接過茶,也沒有什么講究,直接就如同牛飲一般的喝了起來。顯然是口渴的不行了。

    朱由校指著身旁的那幾件木架,面帶潮紅道:

    “疇芳啊,你可別小看了這幾樣東西。這可是朕改良了抱肩榫、插肩隼和鍥釘榫后的東西。有了這幾樣,朕就可以將那些笨重的床給換了。以后朕睡覺的床不僅輕便,而且床板和床架還可以折疊。以后朕走到哪里就可以把這床帶到哪里。疇芳你說,這樣的床好不好?”

    雨疇芳一邊給朱由校沏茶,一邊道:“輕且穩固,又便于移動。這樣的床當然好,陛下之手,可真是當今天下無人能及。即使是魯班在世,恐怕也要自愧不如!

    “哈哈,疇芳說話果然是入耳。不過可不能詆毀祖師爺。俗話說得好,前人插柳,后人乘涼。朕也不過是在前人的基礎上更進一步罷了。但是朕相信,朕早晚有一天會達到木活的最高點!眡 電腦端:

    “奴才候著陛下登頂之日!庇戤牱键c了點頭,又道:“對了陛下。東廠的魏公公和司禮監的王公公來了。在園外候著陛下召見,不知陛下?”

    “哦?魏公和王公來了?那快讓他們進來吧!

    對于這些太監,也不知道是不是從小被太監宮女照看大的原因。朱由校對他們,臉上總是不吝嗇歡迎。

    “老奴魏忠賢王體乾叩見陛下!

    魏忠賢、王體乾二人進來之后,直接就跪了下來。不僅跪著,整個身子都要趴在地上了。比起朝廷官員,他們下跪的幅度可謂是大了太多太多。

    而朱由校呢?竟然是親自起身將兩人給撫了起來,并道:

    “朕早就說過,都是一家人。兩位又年事已高,見朕時不必行此大禮。怎么你們兩個總記不住呢?”

    魏忠賢道:“陛下天恩深厚,但是身為奴才怎敢恃寵而驕。再者說了,禮不可廢!

    朱由校道:“魏公怎么學會了文人那套?算了,看你們吧。不過你們二人今日一起來倒是有些奇怪,不知道是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陛下請看!

    魏忠賢將準備好的供詞直接遞給了朱由校。

    朱由校疑惑的接了過來。不過才大概看了眼之后,朱由校就大怒道:

    “為什么現在才把這交給朕?從這口供的日子來看,你難道是今天才拿到的嗎?”

    “陛下恕罪!

    見朱由校打過,魏忠賢、王體乾、雨疇芳三人六立馬跪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恕罪?你們讓朕恕罪?每年販賣近千石青鹽。利益不僅遍布整個西北大小官員、鹽販、皇親,就是京城也有獲利者。你們告訴朕,朕該如何恕罪?”

    朱由校說著,直接一把推到了身旁茶桌上的茶杯,喝道:

    “魏忠賢,你說。你為何今日才讓朕知道這事?難道說你已經解決這事了嗎?”

    魏忠賢道:“回陛下。老奴拿著廠衛們送來的供詞也很震驚,可是要動三司三使等人得要陛下下旨。所以老奴就讓人向內閣呈送了折子,不過一連三次皆石沉大海。所以老奴這才親自來找陛下!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讓人一連上了三次折子?”朱由校聽著不由眉頭一皺。

    “老奴不敢欺瞞陛下。如果陛下不信,可以去內閣將近一個月的奏折取來。老奴親自給陛下找!

    王體乾也道:“陛下,魏公公確實讓人上了三道折子。不過這三道折子都被葉首輔給壓下來了!眡

    “葉首輔為什么要壓折子?”朱由校,想了想,又道:“算了。這事朕也不想問了。待會兒王公就從司禮監下一道圣旨。三廠查辦西北青鹽一事可事急從權。指揮使許顯純對西北眾官員有先斬后奏之權。一句話,務必讓他們替朕把這些青鹽網上的蜘蛛雜從給一把全部祛除了!

    “老奴遵旨!

    王體乾應聲起身,今日他的任務已經完成了。直接起身和雨疇芳立在了一旁。

    朱由?粗跪下地上的魏忠賢,道:“魏公起來吧。此事不怪你。朕知你一心為國,剛才是朕激動了。忘記你乃是一不全之身,無法參與朝事!

    魏忠賢道:“多謝陛下體諒。老奴如不是一不全之身,一定能使陛下之江山永固?v使萬死,寧不辭!”

    “魏公有心了。朕若有魏公輔佐朝事,那朕還何愁滅不了韃子?”朱由校說著,嘆了一口氣,道:

    “可惜眾朝官員沒有一個能如魏公這般一心思國的。他們只知道勸朕節省宮內開支用度以攢出銀子發放軍餉。但是朕就雕雕木頭,哪來的什么支度?倒是他們,怎么不主動放棄俸祿魏忠賢道:“陛下不用為他們而傷了自己身子。就為今看來,孫大人去了邊關之后,遼東局勢還算是安穩!

    “是啊。就是太過于幸苦家師了。家師兩代帝師,一心為國。本該是乞骸骨的年齡卻還得為大明勞累。一想起來,朕的心中就覺得對不起家師!敝煊尚S行﹤械恼f著,又對魏忠賢道:

    “如果魏公是一個全身之人該多好。那樣魏公不僅可以替朕分憂朝政,更能與家師一起征戰遼東?上О,有了王振前車之鑒,朕現在實在是不敢犯祖先忌諱!

    “老奴心知陛下之憂慮。不過老奴只求能一生侍奉陛下,為陛下鞍前馬后就好。其他的,別無所求了!蔽褐屹t眼淚泛泛的說著。

    “魏公忠義,對陛下可謂是忠心耿耿啊!币慌缘挠戤牱奸_口道。

    聽著雨疇芳的話,朱由校也點了點頭。對于這些天子家奴,他從來不會懷疑他們的忠誠。

    這時,魏忠賢卻又道:“陛下,老奴雖在朝,但是心卻在遼東大地上。老奴有一個主意可以暫時解決陛下軍餉之憂,不知道陛下可否愿意采納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。手機版閱址:n.

    頂點書包 www.858197.buzz最快更新末兒執戈最新章節。
手机财神捕鱼怎么打才能赢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