頂點書包 > 都市小說 > 漢闕 > 第397章 藏劍
    親愛的讀者您好,因不可抗力影響,本站域名已經更換為dingdianshubao.com,原來的網址即將停止使用,請將本站加入收藏夾或記住本站域名dingdianshubao.com,以便您的下次閱讀,謝謝。

    頂點書包 www.858197.buzz最快更新漢闕最新章節。

    “陛下身邊盡是這些舊物!

    這已經是許婕妤連續三天被召入溫室殿侍寢了,這幾個月里,皇帝似乎想把服喪期間壓抑的情感全都發泄出來一般,頻繁臨幸許妃。

    這一夜完事后,許婕妤迷迷糊糊地睡了會,醒來時發現皇帝正坐在燈前,手里捧著兩物一樣是自打他出生就幾乎沒有離身的身毒寶鏡。

    它很小,此八銖錢大。此物本是來自身毒國的稀罕物,為衛太子府所得,劉詢出生后,遭逢巫蠱之禍,全家人心惶惶,在離散之前,他的祖母史良娣合彩婉轉絲繩,將此鏡系于劉詢臂上,傳此鏡見妖魅,得佩之者為天神所福,后來他果然從危獲濟。

    繼位后,劉詢也常常持此鏡回憶過往,以琥珀笥盛之,緘以戚里織成錦,寶貝得不行。

    而另一物,則是有燕趙花紋風格的襁褓布巾。

    “掖庭令曾與朕說過生母悼后的事!

    劉詢讓許平君過來,指著這襁褓說起鮮少提及的往事。

    “朕的生母姓王,乃是中山趙地之人,在做皇孫家人子前,她的身份是舞姬!”

    “舞姬?妾還是第一次聽陛下說起!痹S平君有些驚訝,這身份可以說是極低了,與奴婢差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劉詢感慨“所以朕在讀到《太史公書》說中山趙國一帶的女子常彈奏琴瑟,拖著鞋子,到處游走,向權貴富豪獻媚討好,有的被納入后宮,遍及諸侯之家時,才感覺有些哀傷。朕的母親也是這樣來到長安的吧,她是否抱著我哼唱過燕趙的歌謠呢?朕太小,不記得了!

    據張賀說,他的母親叫王翁須,是衛太子舍人去邯鄲購買舞姬時挑中的,然后就被史皇孫劉進看中。劉詢即位后也派人去查過,想找到母家,這是極其艱難的,因為衛太子府的舍人死的死放的放,好容易才查到,母親是從邯鄲人牙子賈長兒處買來的。

    又派人去邯鄲調查,但賈長兒已死,只其妻尚在,也已經不做這行許久了,對二十年前的事更說不清,線索就此斷絕。

    外祖母史家還有不少親人,但對于母家,劉詢就只剩下這塊襁褓作為思念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念舊!痹S平君是了解丈夫的,五年的牢獄之災,十三年的平民生活,讓這個出身孤兒的皇帝,非常珍惜舊日的情誼。不單是史家、許家、張家格外恩寵,還試圖找到當初在掖庭照顧他生活的宮女,獄中養育他的女囚。

    劉詢一笑,又展示了一物,卻是一把再尋常不過的三尺劍,劍鞘有些磨損,而拔出來后,劍刃也磕碰過。

    “自然認得,這是陛下的故時佩劍,常帶著它遍游三輔,自稱行俠仗義!彼诳谝恍Α版為陛下磨過!

    “用著乘手,我知此劍,此劍也知我啊!眲⒃冋f的是劍,目光卻看著許平君道

    “可現在,滿朝公卿大臣,都想要朕佩名匠所鍛的寶劍!

    “他們說,新的寶劍身份高貴,赤堇之山,破而出錫;若耶之溪,涸而出銅;雨師掃灑,雷公擊橐;蛟龍捧爐,天帝裝炭;太一下觀,天精下之。由此而成,寶劍之光,上徹于九天,這才配得上皇帝的身份!”

    許平君靜靜聽著,而劉詢垂下眼睛,輕撫微時故劍

    “吹得是天花亂墜,可朕不想要,朕始終愛的,偏偏就只有這柄故劍啊!

    “朕想拒絕公卿之請,此生只佩此故劍,但朕也怕,怕護不了她,若是強行佩戴,會讓她招致小人仇視,讓她落了不好的下場……就像許嘉那樣!

    也只有在許平君面前,劉詢才會承認自己身為傀儡的無奈和身不由己。

    許平君也聽明白了,含著淚道“妾倒是以為,此劍不求以琥珀美玉袆衣為飾,她只長伴陛下左右,如此而已!

    “不!

    “不夠!

    劉詢咬著牙,狠著心道“為了她安全無虞,朕得將這劍藏起來!

    “束之高閣,放在諸多尋常刀劍中,讓那鋒利的天子新劍,注意不到她!

    “得藏到何時?”許平君很難過,她在宮里也并非總是快樂,只咬著牙堅持,如今連唯一的幸福也要被剝奪么。

    劉詢在她耳邊說道“君子藏器于身,待時而動;天下有道則見,無道則隱!

    而現在對皇帝來說,究竟是有道還是無道呢?

    當然是無道了天下無道,則禮樂征伐自諸侯大夫出!

    許平君長拜,已哭成了淚人“就怕等再入陛下之手時,這劍或許已蒙滿灰塵,生滿鐵銹,不復舊日榮光,而陛下也不再喜愛她了!

    “絕不會!”

    劉詢褪下了許平君外裳,將二十年來從未離開過自己的小小身毒寶鏡,一如當年祖母史良娣對自己做的那樣,系在許平君臂上,打了個結。然后將她抱在懷中,任許平君淚水撒在他肩上。

    “故劍就是故劍!

    “她是要像這身毒寶鏡一樣,陪伴朕一生的!”

    “一年,兩年,甚至是三年五年,但朕等得起,她也等得起,有人越來越老,而吾等,則富于春秋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朕祗承丕緒,憲章在昔,爰建長秋,用承饗薦。大將軍小女成君,夙稟成訓,婦道克修,宜正位軒闈,式弘柔教,可立為皇后!

    七月份時,大漢天子從善如流,應公卿大臣列侯之請,正式宣布立后,還請宗正劉德和御史大夫田廣明為他持“玄纁束帛穀圭”,前往霍府下聘禮。

    穀圭七寸,天子以聘女也,而按照一般規矩,皇帝聘皇后,要送給女方黃金萬斤——據說還是源于孝武皇帝對陳皇后“金屋藏嬌”的承諾。

    而這一次劉詢更下了血本,幾乎掏空了少府,聘黃金三萬斤!

    這讓一向虛榮的霍夫人顯笑逐顏開,感覺倍有面子。除了大將軍沒有太多表態,只一如往常那般謙遜拜謝外,霍家人也紛紛相賀。

    雖然不知道大將軍究竟是何打算,但把持朝野十年后,霍家人心態已不復當年,現在他們期望著,霍與劉,能世世代代共治天下,長享富貴。

    天子大婚需要籌備的事很多,劉詢和霍氏小女成君的婚期定在本始三年臘月初一,而這些熱鬧和歡喜都是別人的,曾經享有專房之寵的許平君,如今卻遭到了皇帝冷落。

    “夜曼曼其若歲兮,懷郁郁其不可再更。澹偃蹇而待曙兮,荒亭亭而復明。妾人竊自悲兮,究年歲而不敢忘!

    秋天到了,萬物凋零,她這幾日讀了司馬相如的《長門賦》,說的是孝武第一位皇后陳阿嬌被廢后安置在長門宮的生活。

    君主許諾朝往而暮來,可是天色將晚,還不見幸臨。她獨自徘徊,對愛的期盼與失落充滿心中。登上蘭臺遙望其行蹤,唯見浮云四塞,天日窈冥。雷聲震響,她以為是君主的車輦,卻只見風卷帷幄,空無一人。

    自那一夜深情告白后,天子就甚少召許平君入溫室殿侍寢了,雖然皇后還沒入未央宮,但曾經專情如一的劉詢,卻似乎開了竅,忽然變成了大種馬。

    八月時,天子遍征天下適齡淑女入宮,幾乎每一夜都要換不同的女人侍寢。

    而自婕妤以下,娙娥、容華、美人、八子、充依、七子等不同等級都封了個遍,數下來竟有十來個之多——其實就算劉詢如此努力,他的后宮,也還沒劉賀以及任何一個諸侯王多。

    其中一女,更被封為婕妤,與許平君平起平坐,卻是劉詢在民間游俠時的老相識,那個賣白鹿原地與任弘,導致他二人相識的王奉光。

    王奉光之女二十余歲了,有克夫之嫌,每當要出嫁時,男方就突然去世,所以一直沒有嫁出去,而如今天子卻將其納入宮中,破格提升為婕妤,居住的宮室就在許婕妤隔壁。

    因為當年劉詢多次帶許平君去王奉光家,她與王婕妤本就熟悉,這是個老實本分的可憐女子,容貌不算出眾,蒙受克夫之名,進了宮也十分小心翼翼,倒是成了許婕妤排憂解悶的伴兒。

    許平君知道,這些新入宮的嬪妃,就是皇帝用來掩護故劍的幌子,而王奉光之女,更是他故意納來陪伴自己的。

    即便知道皇帝心意,但許平君心里還是郁郁寡歡,甚至常常夢到,劉詢沒有做皇帝,夫妻二人就這樣在尚冠里中平平淡淡地過日子。

    最后她脾氣也總怪怪的,身體也有些不適,這一天在王婕妤宮里說話時,甚至還干嘔不止。

    御醫立刻就來了,前幾個月,皇帝借口孝昭駕崩一事,將未央宮所有醫工都轟走了,在三輔另聘名醫入宮,又換了外祖母史家的人史高來作為太醫令管事,特地令他時刻關注許婕妤的周全——劉詢可不想落了趙王劉恢夫妻一個被毒死,一個殉情的下場啊。

    太醫為許平君診脈后,不敢確認,又換了兩人來診,低聲商議后確定無疑,立刻換上了笑臉,紛紛朝許平君作揖下拜道

    “恭賀婕妤,這是有孕了,身懷帝種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此時此刻,大漢的君臣文武卻在承明殿,為另一件事而爭執。

    右奧鞬王那顆嘴巴被撕開一個大口的首級已放在匣中,呈送天子與大將軍過目,一起送來的還有份奏疏。

    “安西將軍弘遣驛騎急報,前時,匈奴單于、右賢王率數萬騎親征西域,欲報元霆之役,今受阻于北庭達坂城塞,圍東且彌遲遲不退,天已入秋,胡虜士氣低落,猶豫欲退,此千載難逢之機,唯望朝中發車騎擊其后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第二章在晚上。

    。

    頂點書包 www.858197.buzz最快更新漢闕最新章節。
手机财神捕鱼怎么打才能赢钱